当前位置:

橙黄橘绿时 作者:勖力(上)

Ctrl+D 收藏本站

 《橙黄橘绿时》作者:勖力

  文案:

  汪盐答应孙施惠的“婚姻搭子”协议之余,问他,“我需要履行什么义务?”

  “别对我大呼小叫。外人在的时候。”除他们之外,都算外人。

  从民政局出来,两本结婚证都搁在汪盐手里。

  孙施惠要赶回去开会,临上车前,想起什么,问合法的孙太太,“晚上回去分房睡吗?”

  .

  汪盐问孙施惠,“如果不是因为爷爷的这份继承遗嘱,你是不是不会在这?”

  “问如果有意义的话,那么我问你一个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如果那时候,我让你不要和盛吉安在一起,你会听话吗?”

  “……那你为什么不问?”

  “因为没意义,走丢的狗碰上来宠物店的前主人,这绝不是什么人间喜剧。”

  #慢热,鸡毛蒜皮,家庭日常(会有配角笔墨)

  #隔日更节奏;防盗90%,72H

  #排雷:【双非C,慎入,拜谢】

  微博:@是勖力

  文案于2022.7.1已截图.

  内容标签: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婚恋
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汪盐;孙施惠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
  一句话简介:非典型青梅竹马“先婚”,后爱。

  立意:爱人者人恒爱之。

 

 

第1章 远远风(1)

  陈列柜里还有最后一块栗子南瓜蛋糕。说好的汪盐请客,她询问站在她后头的男人,要不要加个甜点?

  男人礼貌婉拒,汪盐也不勉强,指指那块蛋糕,交代小田,同两杯咖啡一齐算账。

  快到年下,她正好到这家直营店巡店,顺便约了秦先生,相亲!

  小田给汪副理算好账,说齐了给他们端过去。末了,还不忘打趣汪副理,“您好惨,相亲,女方买单。”

  “也不是。人家要付的,我毕竟地主之谊嘛。”

  小田他们几个和汪副理私下还算相熟,“直女单身总归有道理的。”说完,柜台里员工相约笑了。

  汪盐摆摆领导的谱,示意几个,好好工作。

  下一秒,她掉头要去找秦先生位置的时候,咖啡店门口进来一人,清瘦端正的身影。这里邻近CBD,金融、商务、购物、地铁都四通八达的,遇见个熟人稀松平常。

  对方倒是比汪盐惊讶喜悦得多——

  孙津明。

  “盐盐,好久不见。刚还在想,过来会不会遇到你,巧了。”对方从金字辈,因为是母亲改嫁带过来的,因此只行了同音字。按交往辈分论,汪盐应该喊叔叔的,不过孙津明只大他们八岁,小时候她就喊乱了,一直喊阿哥的多。

  汪盐闻着对方身上的香,回以客套的问候。对方是来买咖啡的,也知道这个牌子这个区的巡店业务是汪盐负责。

  寻常的寒暄过后,汪盐说请阿哥喝呢,难得碰上他。让小田把账记到她卡上。

  孙津明见盐盐少陪的样子,径直往一落座男士那里去,等着取咖啡的空档才从他们员工那里明白原来:

  她在相亲。

  四杯咖啡取到,他不好打搅落地窗边相亲的人,只微信和她再会:

  谢了咖啡。

  施惠回来了,正好在对面律师楼谈事的。

  先走了,再会。

  *

  汪盐腕上的表指向下午六点整。

  她其实好饿,正因为低血糖,胃里空空,才不敢单喝咖啡。木叉子挑一小块栗子南瓜蛋糕送到嘴里,手机微信里正好进来孙津明的消息,意外也情理之中:哦,孙施惠回来了。

  “这个点,我们应该换个别的地方的。”秦先生不时出声,汪盐抬头看他,对方补充道:“我的意思是,吃顿正餐。”

  汪盐个人意见,喝杯咖啡的时间足够了。但是出口的话,依旧保持着起码的社交礼貌,“年底实在忙,这才匆匆敲了个时间,害秦先生特地跑了趟。”

  “不会。我还好,见怪不怪了,只是看得出来,汪小姐很为难。”对方很城府世故的笑容,一番话也不觉得冒犯。

  坦白说,是看了汪小姐的照片才答应他姑姑那头的。

  也宽慰汪盐,不必拘谨,就当面试会谈,“相不中可以不给我offer的。”

  玩笑太正经,蛋糕太甜,汪盐噎了下。握拳侧身咳了两下,平缓下来才朝秦先生说抱歉。

  平心而言,秦先生给汪盐的印象还可以,成熟、有边界感,也不会因为女士要买单而计较什么,“您常相亲?”

  对方不置可否,“好像人到了一定年纪,不有个稳定的两姓关系,就跟得罪了全天下似的。穷是原罪,感情赤贫也是。”

  到此,汪盐才彻底正视对方的眼睛。是认同也是赞许,赞许这个30+的男人,通身的世故,话却说得清醒不轻佻。

  她放下手里的叉子,瞥到对面商务大楼逐渐灯火通明起来,好像轮到她说话了,于是逼不得已,讲了个不短不长的闲篇:某天她因为熬夜上火还是着凉了,总之舌上生了个疮,不能吃东西不能说话的疼,就去药店买西瓜霜。正巧碰上了师母,对方是汪盐小学六年班主任的太太。

  小时候汪盐就很得冯老师喜欢,活泼开朗,学习上也一点就透。

  师母和她寒暄好久,汪盐因为舌上的疮都答得勉强。落在师母眼里,却是沉默温顺的。没两日,师母就联络汪家。汪盐父亲是名高中数学老师,妈妈是政府机关干文职的,汪家在吾模路一住就是几十年,不谈什么家风,街坊邻里谈起来:汪老师两口子人都和善得很,他家猫猫也是个漂亮机敏的姑娘。

  汪盐小名猫猫。

  回头,汪母就跟汪盐念叨冯家师母张罗的相亲。说侄子在一家民营上市公司做高管,为人处世家庭背景都可以打包票,头些年拼工作耽误了些心思,如今老大不小了,人也固执,不是人家挑他,就是他挑人家。

  这几年,这样上门张罗的不少,汪盐从来不肯配合,这一次也是,她在饭桌上轻飘飘打回头。汪母陈茵倒是不依了,反问汪盐,“你打算这样到什么时候为止?”

    • 上一页
    • 106
    • 下一页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