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金丝雀能有什么坏心思呢+番外 作者:楚济

Ctrl+D 收藏本站

《金丝雀能有什么坏心思呢》作者:楚济

 

文案

转学第一天,林斐被老师叫家长,损友找了个人给他扮叔叔。

这位傅叔叔温柔优雅,绅士多金,笑起来两颊梨涡如春风拂面。

典型的人美、钱多、好骗。

脸蛋乖纯,骨子里野坏的林斐动了歪心思。    

-

圈子里傅施阅的评价两极分化,有人说他雍容华贵,谦谦君子,有人说他表里不一,偏执阴暗,不折不扣的疯子。

林斐是只他相中温顺宠物的宠物,他随手施舍几分恩宠。

同龄人尚在埋头苦读,林斐拿到了世界一流大学的通知书。

他人还为考试夜不能寐,林斐暑期在NASA实习。

……

傅施阅手把手将金丝雀养起来,高高在上的看着他步步沦陷。

正得意之际,他玩脱了,金丝雀变成白天鹅飞走了。

他才明白,不可自拔的是自己,林斐TM就想找块踏脚石。

-

28岁科技大佬疯批攻x18岁野坏心机学霸受。

[你控制我的身,我控制你的心。]

 

内容标签: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校园

搜索关键字:主角:林斐;傅施阅 ┃ 配角:预收文—恋爱不但接地气,还能接地府 ┃ 其它:

一句话简介:他不过是想上位而已。

立意:努力追求幸福生活

 

 

 

第一章 

  泛黄空调嗡嗡作响,办公桌上碧萝垂头丧耳,附中刚刚开学两周,基础四班的班主任赵涛,双手抱着保温杯,脑袋比空调还响。

  面前站了两个少年,一个鼻青脸肿,鼻孔塞着纸球,白色校服短袖脏兮兮,膝盖破了皮,露出粉色的肉,惨不忍睹。

  另一个白T恤整洁,从头发丝到脚后跟完好无损,眉眼周正,唇红齿白,规规矩矩又干干净净,像一棵明朗清透的青松。

  “赵老师,他打我。”

  音色干净,乖乖巧巧,泛着少年特有的清朗,像股潺潺泉水,炎炎夏日听着很舒坦。

  后面那个说。

  赵涛的头更疼了,翻开转学生档案看看,“你叫林斐是吧?到底怎么回事?”

  林斐低头看着白球鞋尖,“我今天第一天来,他问我借烟抽,我哪有烟?我们争执的时推了他一把,他撞到墙了。”

  “你放屁!我明明看见你兜里有烟!”男孩目瞪口呆,没见过这么能装的。

  林斐恍然大悟,把手伸进口袋摸摸,众目睽睽之下,掏出一包扑克牌,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,“你说的这个吗?我买来练习魔术的。”

  男孩不依不饶,“我看见了,就是烟,你掏左兜……”

  赵涛“啪”地一声拍办公桌,“什么烟不烟,你眼里有没有老师,写一千字检讨,周五班会当众朗读。”

  男孩还想再说,看见班主任不怒自威的表情,怂了,夹着尾巴溜了。

  赵涛上下端量一遍林斐,天生的白净皮,许是烈日晒的两颊有些泛红,衬的那双乌浓的眼睛更无辜,像头懵懂的小鹿,轻易让人想到“稚气”“明净”等词语。

  可惜是从新阳二中转来的。

  新阳二中是老城区的学校,平均成绩算不上低,但比起钱塘附中差远了,往年附中收过不少新阳二中的学生,没几个能跟得上附中学习进度。

  更别提分到基础班,附中是个好学校,仅针对先锋班,基础班的学生,默认都是家长花钱进来的,能考个二本就烧高香谢谢祖宗保佑吧。

  “你上学期怎么休学了?”赵涛收回视线,声音不自觉的放轻柔,像是怕惊扰了少年眼里的小鹿。

  林斐低头,乖顺地说:“赵老师,麻烦您了,上学期我生病了。”

  “哦,我看你在新阳的成绩都是A,以前基础打的应该挺不错,现在落了一学期的课程也不要紧,多问问代课老师,争取两个月把课程补回来。”

  赵涛合上档案,和颜悦色地道:“我现在这里没课本,明天给你要一套,明天早上你正式去基础四班报道。”

  林斐抬起头笑了,无辜清纯,“谢谢赵老师,”

  “对了,明天早上带上你家长,你打架这事我得和他谈谈。”

  林斐似乎是没想到,微微眯了眯眼睛,随即轻轻点点下颚,“好的,赵老师。”

  附中校园种了一排香樟树,滚烫的空气里草木香气蒸腾,在黏腻的夏天,如同融化的香草味冰淇淋,令人烦躁。

  林斐从教师办公室出来,撞上放学时间,原本空荡荡的校园热热闹闹,穿着白色校服的学生像从蒸笼拎出来的包子,满脸的汗珠还张着嘴喋喋不休的喧闹。

  他抱着厚厚的参考书,径直走到寂静的走廊尽头,那沓方才视若珍宝的书“啪”落在阶梯上,林斐坐上去,一条长腿伸展,一条随意半曲着,熟稔的从口袋掏出手机,单手快速的敲着键盘。

  周勉来的很及时,大步跑过来,“你怎么又要叫家长?”

  林斐活动活动手腕筋骨,看着前方,漫不经心地说:“我打人了。”

  “不愧是你,你爸妈……”话到嘴边,周勉咽了下去,担忧地瞥一眼林斐无所谓似的侧脸。

  周勉心底叹口气,左右看了看,确定身边没同学,“我帮你找找,你来附中以后就是我罩着你,别担心这种事了。”

  林斐“嗯”一声,睨了眼周勉的口袋,弧线流利的下颚一扬,“有火吗?”

  “那必须有。”

  周勉“吧嗒”一声打着,橘黄色的火焰跳跃,林斐从左口袋拿出包烟。

  随手衔一根在嘴边,偏过头点烟,垂在两颊柔顺的碎发随着动作偏离耳廓,露出一侧清冷的耳钉,在日光下冒着寒光。

  野得很。

  “饭堂在哪儿?请你吃饭。”

  林斐抽完烟,长长伸个懒腰,从口袋摸出一颗大白兔奶糖,含在嘴里。

  这会是饭点,人头攒动,贸然出现的新面孔引起关注,路过人有意无意的瞟一眼林斐,回过头一脸的八卦,小小声的议论些什么。

    • 上一页
    • 139
    • 下一页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